赖声川大讲堂——2018第一讲:创意学


赖声川大讲堂

2018年第一讲:“创意学”


活动时间⊙2018年1月27日14:30

活动地点⊙上剧场(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1111号美罗城5楼)


演讲人⊙赖声川(著名华人导演、上剧场艺术总监)


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 新年第一期完美落幕,赖老师纵横古今,从贝多芬说到耶稣,创意的奥秘被娓娓道来,在小编脑海中吹起了思维的大雪!




以下是现场精彩回放~


“做创意的都是病人”


讲到创意,做创意的都是病人。不做创意的人可能不认为创意是病,像我这样的人,其实是停不下来的,一直不断想下一个项目。前段时间,我在同时写两个新剧本,《雕空》《隐藏的宝藏》,还要在排练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《如梦之梦》,还有很多其它的事,只有病人才这样,很疯狂,没日没夜没理性,可以不吃不喝,只是想看到这个东西做出来。


大部分创意人都活在痛苦之中,解不出问题的核心。我导演时在现场,别人看到我都不敢过来,我脑子在处理很多事情,就有一种气场让别人不敢过来,有点像特异功能。好的创意人能同时处理大的构思与小的细节,这需要极度的专注力和组合能力,需要很多很多的经验。这个过程很痛苦,你看贝多芬,看他的手稿,写写划掉,创作是很痛苦的。


“研究市场,不如研究自己的心”


我刚开始做演出的80年代,谁理我们啊,什么资源都没有。早期作品比如《暗恋桃花源》,就是希望减少幕后的后台人员,所有演员在一起就能演出,演员自己扛道具,去美国巡演,秋千也在飞机上,包括桃花源里的石头。



我年轻的那个时代对文化不重视,突然之间,在我很老了,又受到了重视。一夜之间,大家发现,文化原来可以赚钱,文化怎么赚钱呢?有了钱就可以吗?钱砸出去失败的作品,我可以想到一百个。



你去研究市场要什么,不如研究自己心中什么是重要的。你在乎什么,你才可能写出什么,发明出什么,如果你不在乎,你就不太能做出来。


“偏见是创意最大的障碍”



从我心中涌现到纸上的是一长段时间在脑子里积累的一些人与物。灵感到来的时刻,我记得是很清晰的,多年来想的一些人与事突然间打开被放到了一起,然后就成了一个故事。十分随机的人与故事在一刹那中合并在一起,其实这就是创意,就是两个以上的东西被合并到了一起,这就是创意最简单的定义。


我坚信创意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,只不过是被遮挡了,偏见就是最大的屏障,比如说我们每天的喜好:“好漂亮”、“好好吃”……这些都是偏见。什么是没有偏见呢?就是吃完后,说“嗯,这是个味道”,这就是创意人一种看待事情的方式。在没有偏见之后,所有东西都有了可能。我们现在站在舞台上,谁说这里就只能做舞台剧,我们此刻正在做演讲,以后还可以当做溜冰场、开餐厅。



“越往‘为人’的方向靠,就离智慧越近”


现代生活不愿意去解释智慧,如果我告诉你什么是智慧的话,是不是说你就要按照我说的来生活?但现在是很自由的时代,每个人要自己去定义自己的智慧,渐渐就没有人敢去说智慧了。这其实很荒谬,在我们的生活中,智慧就缺席了。我们没有中心了,一切学习都在边缘化,没有人愿意担当那个智慧的责任,都在教技巧,但没有中心思想。光光有技巧有什么用呢?创意必须从中心出发。


苏格拉底、孔夫子、佛陀这些两千年前的人,他们毕生研究的都是智慧,如果今天这些人出现在上剧场来演讲,我们的心情会是什么?可能就拍几张照片,然后发个朋友圈。如果耶稣走在徐汇区美罗城,也许没有人会理他。



那么到底怎么取得智慧?我们都是戴着一副眼镜在看这个世界,到底我们用什么观点来面对人生、社会、家人、甚至仇恨的人?检查自己的动机,是走向智慧的最简单的方法,比如你今天为什么来听这个讲座,在检查动机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,发现自己的动机在某些方面不太成熟,我老师说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话,“改变道路最快的方式是改变目的地”,目的地就是动机,目的是什么就决定你得到什么。

在动机的光谱里,有两个极端,一个是为己,一个是为人,我们到底处在这个光谱的哪里?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中间,我会不断看待我的动机,后来我发现,我越往“为人”的方向靠,就离智慧越近,真正的成就与意义都在这里。你遇到烦恼时,希望能这样分析看看,我到底为了什么而烦恼?然后也许就能豁然开朗,天马行空。






本活动限上剧场银卡以上会员参加,请先登入确认您的参加资格

    ©Copyright2015-2019
    沪ICP备15038853号-1